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热门阅读

中国出口受阻SARS企业翘首以盼出口退税

经过苛刻的检验检疫之后,由海南东方三木荣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组织的120箱保鲜荔枝日前终于输往欧盟市场。有人说,海南荔枝首次出口欧美,是沾了SARS无疫区的光,而广东的荔枝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电白县德兴食品有限公司是茂名市最大的荔枝出口商,由于受SARS影响,日本检疫官不能到公司检疫,荔枝出口日本的计划到目前都未能实施——类似的情况在广东广西荔枝产区比比皆是。   SARS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初露端倪,那些认为SARS只是影响到了中国第三产业的观点越来越被现实冲淡。更多的数据显示,SARS对物流业、农产品出口及制造业等的影响已经开始显露。   出口受阻开始显现   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对外刚刚发布的消息称,进入3月以来,部分船主拒绝到疫区装货,出口钢材受此影响无法按时发出。运往欧洲的钢材运费上涨了1倍多,但仍无船可租。首钢公司原计划今年4月向意大利出口的2万吨钢材,受SARS影响滞留港口,库存已比去年增加2万吨。由于很多国家减少或停止从中国进口钢材,自4月始,首钢钢材出口价格大幅下滑,甚至出现了到岸价低于离岸价的情况。   农副产品的出口形势也让人心忧。在东北,吉林省玉米产区出口玉米的装船量减少,外商拖延合同执行期现象有所增长,致使玉米出口明显放缓。4月份出口仅为2816万美元,同比下降57%。广东顺德的水产品出口下滑,美国等国家筑起严格的技术壁垒,检测进口水产品中致病菌以及221类农药、抗生素、兴奋剂类药残留物等,整个珠三角地区水产品出口正面临严峻挑战。   商务部曾提醒各出口商和相关部门,要防止国外对中国商品出口借SARS构筑新的壁垒,但是让出口商们无奈的是,商务部的担心已经成为事实。西班牙、英国等国政府或进口商开始要求中国企业出口货物出具无SARS病毒的证明书。而英、法一些进口商也提出中国检验检疫机构应对出口服装、橡胶、纸箱等产品出具SARS消毒证书的要求。截止到2003年5月21日,已有124个国家因SARS对我往访团组和人员采取了限制措施,国内许多企业对外经济贸易活动被迫中止。此外,与我国毗邻的蒙古、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与新疆接壤的口岸目前已在航空、公路等流通渠道实行闭关政策。   对外经济贸易活动的中断对出口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最为大众所知的就是今年的春季广交会,外商稀少,出口订单明显减少,成交额仅为44.2亿美元。与去年168亿美元的成交额相去甚远。   出口高增长遭遇压力   据海关的最新统计,进入4月以来,我国货物出口的增长幅度开始全面放缓,出口企业订单开始减少,部分地区面临空前的出口压力。   来自山东外经贸部门的消息称:进入5月份,山东外贸出口额今年首次出现递减,截止到5月20日,山东5月份出口总额12亿美元,比4月份同期出口减少2亿美元;温州市外经贸局的消息则称,整个4月份,温州很多行业几乎都没有新订单;宁波口岸4月份货物出口增幅比上月下降近30%;杭州市有关部门反映,SARS至少将影响该市贸易出口5亿美元以上;来自上海港的消息则表明,5月份以来,该港口出口量已经下降了50%;广州、湛江等地海关5月9日传来消息,今年4月份,中国货物出口的增长幅度开始全面放缓,各地出口企业的订单开始下滑。    受SARS影响较严重的一些跨国公司信心开始动摇,据报道,德国ADIDAS-SOLOMAN就表示,如果SARS疫情仍无改善,将把部分生产迁到越南及印尼;在中国有8000名员工的圣路易斯服饰制造商KELLWOOD,也决定必要时将把中国工厂的生产配额转移到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地。据了解,外国直接投资公司制成品的出口约占中国总出口额的50%、占2002年国内GDP的13.7%。他们信心的动摇对出口的影响显然不是小事。   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研究机构均对SARS影响中国出口做了较为客观的预测。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中国研究部认为,SARS对于中国出口的影响将在短期内显现,较悲观的预测是出口增长将在3季度降至个位数甚至负增长。而更为长期和严重的影响,则在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地位的动摇。即使是一些乐观一点的外贸专家也认为,在疫情6、7月前平息的预期下,今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也将比预估减少约100亿美元,外商投资将减少约10亿美元。   企业翘首以盼出口退税   今年3月,厦门迈克化学实业有限公司价值580万美元的抗艾滋病原料药起航全部出口巴西。董事长高敬东认为,除了因为产品质量和服务品质外,国家对出口的退税政策极大地增强了产品的出口竞争力,该公司4年来共收到出口退税款4187万元。而据厦门市有关领导介绍,该市近5年平均经济增长15个百分点,出口的贡献率达10个百分点以上,拉动出口的正是出口退税。   厦门似乎是一个较好的例子,但普遍的问题是出口退税政策执行起来难度太大,广东企业老早就在抱怨出口退税的指标已经用完了,而当前还有很大的缺口,全国的情况如出一辙。   国内的出口大省并不是SARS危机爆发后才感觉到出口的压力,早在美伊战争打响后,江浙和广东众出口企业就开始为外贸渠道受阻、海运费用成倍增加、出口订单大幅减少而犯愁,但SARS危机的爆发使这样的日子得以无限期延续。眼见大量的货物积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为资金犯愁,在银行贷款支持有限的情况下,企业将缓减压力的希望寄托在出口退税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隆国强博士对中国经济时报说,到2002年末,全国累计应退未退税额高达2000多亿元,成为中央财政一笔巨大的隐性负债。按照2003年财政预算的出口退税指标,预计到今年年底出口应退未退税总额达3000多亿元。   隆国强博士刚刚完成了对江浙五城市出口退税的调查,结果显示,各地退税进度不一,92.88%的欠退税时滞超过了1年。沿海地区欠退税矛盾最为尖锐,江、浙、沪、粤四省市欠退税占全国六成以上,欠退税平均时滞已经达18个月。调查结果显示,出口规模越大的企业,被欠退税越多,时滞也越长。   “出现巨额出口欠退税的直接原因是出口退税计划严重脱离了出口退税的实际需要,使出口退税指标与应退税额的缺口越来越大,欠退税逐年积累。2000年以来,出口退税指标连清偿往年欠退税都不够,更不用说满足当年新的退税之需。”隆国强博士说:“解决出口退税问题是当前刺激出口可采取的政策中最根本的一条,因为一些企业目前资金链已经绷得很紧。”